资讯文章

用人单位不与劳动者订立书面劳动合同是否必然要支付双倍工资? | 劳动、物业和侵权法律服务月刊(2021年第十一期,总第二十七期)

发表时间:2021-11-29 17:26作者:兰岚

法律法规

Law


《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2012修正)


法律法规解读及案例分析

Law


《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八十二条规定:“用人单位自用工之日起超过一个月不满一年未与劳动者订立书面劳动合同的,应当向劳动者每月支付二倍的工资。用人单位违反本法规定不与劳动者订立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的,自应当订立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之日起向劳动者每月支付二倍的工资”。该条是对用人单位未依法与劳动者订立书面劳动合同的相关惩罚性规定,那么是否任何情形下,未与劳动者订立书面劳动合同都能适用该条规定呢?下文案例生动地向大家阐述了并非用人单位不与劳动者订立书面劳动合同就应向劳动者支付双倍工资,而是应结合劳动者的工作岗位、工作职责、工作内容等综合认定,如下文案例中的申请人薛某在被申请人处从事工作内容的其中一项为人事工作,其职责要求其要建立人事管理制度、提醒单位与包括其在内的员工签订书面劳动合同。申请人未提供其提醒被申请人与其签订书面劳动合同及被申请人拒绝与其签订书面劳动合同的证据,应认定申请人未履行好人事管理职责,应对被申请人未与其签订书面劳动合同承担责任。故,最终仲裁委未支持薛某主张的双倍工资差额的仲裁请求。


案例

Law

海口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

仲裁裁决书

海劳人仲裁字(2020)第465号

申请人:薛某,女,汉族1980年2月14日出生,现住海口市琼山区米铺居委会海府路144号。

委托代理人:符丹,北京盈科(海口)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申请人:海南某科技有限公司,住所地海南省海口市龙华区复兴城D3加速区2楼。

法定代表人:陶某,执行董事兼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薛彩云,海南昌宇律师事务所律师。

申请人薛某与被申请人海南某科技有限公司劳动争议一案,本委受理后依法组成仲裁庭开庭进行审理,申请人薛某的委托代理人符丹、被申请人海南某科技有限公司的委托代理人薛彩云参加庭审。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申请人的请求事项是:1.请求依法确认申请人与被申请人自2019年6月19日至2020年7月2日期间存在劳动关系;2请求依法裁决被申请人向申请人支付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双倍工资差额4400元;3.请求裁决被申请人向申请人支付2020年6月1日至2020年7月2日期间拖欠的工资4348元;4.请求依法裁决被申请人向申请人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关系赔偿金12000元;5.请求裁决被申请人为申请人补缴2019年6月19日至2020年7月2日期间的社会保险和公积金;6.请求依法裁决被申请人向申请人出具解除或终止劳动关系的书面证明。

申请人称:2019年6月19日,申请人应聘进入被申请人公司工作,双方约定申请人在被申请人公司工作期间的工资标准为每月人民币4000元。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及相关法律法规之规定,申请人在被申请人公司工作期间,被申请人应与申请人签订书面劳动合同,并依法为申请人购买社会保险及缴纳公积金。但经申请人多次催促,被申请人一直拒绝与申请人签订书面劳动合同及为申请人购买社会保险、缴纳公积金。2020年7月2日,申请人突然收到被申请人口头通知,单方违法解除与申请人间的劳动关系,将申请人从公司的各个工作群及钉钉打卡系统中剔出,并要求申请人办理离职交接手续。申请人认为,请人与被申请人自2019年6月19日起建立劳动关系,被申请人拒绝与申请人签订书面劳动合同,无故单方违法解除劳动关系,拒绝为申请人购买社会保险及缴纳公积金、拖欠申请人工资等行为,严重违反相关法律规定。其应向申请人支付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的双倍工资差额、违法解除劳动关系赔偿金和所拖欠的工资报酬,并为申请人补缴劳动关系存续期间的社会保险及公积金,各项金额具体计算方式如下:1.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双倍工资差额:申请人自2019年6月19日起进入被申请人公司工作,被申请人应在2019年7月19日前与申请人签订书面劳动合同,被申请人拒绝签订书面劳动合同,应自2019年7月19日起至2020年6月19日期间向申请人支付未签订劳动合同双倍工资差额44000元(计算公式:4000元/月×11个月=44000元)。2.拖欠申请人的工资4348元。2020年7月2日被申请人违法单方解除与申请人的劳动关系后拒绝向申请人支付拖欠的2020年6月1日至2020年7月2日期间的工资4348元。3.违法解除劳动关系赔偿金:2020年7月2日被申请人单方违法解除与申请人间的劳动关系,其应向申请人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关系赔偿金1200元(计算公式:4000元/月×1.5个月×2倍=12000元)。综上,为维护申请人的合法权益,特向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提起本次仲裁申请,恳请依法支持申请人的全部仲裁请求。

被申请人称:申请人与被申请人公司并没建立劳动关系的合意,申请人不是本案劳动关系的适格主体,申请人和被申请人之间没有劳动关系,申请人所主张的各项请求不成立,请求依法驳回申请人的全部仲裁请求。1.申请人在《劳动仲裁申请书》自述其2019年6月19日应聘进入被申请人公司工作不成立,且超出1年的时效。本案中双方没有招聘、应聘的事实,被申请人作为一家2019年6月19日才设立的公司,公司未向公众或向申请人发出过招聘登记表,申请人也未向被申请人提供其应聘所应提供的个人基本情况包括学历、简历。2.申请人在《劳动仲裁申请书》自述双方已约定其在公司工作期间的工资标准为每月4000元是不成立的。请问,双方约定工作期间是从哪个时间到哪个时间?是半年还是一年,还是到期了如何续约?二是4千元是如何合意的,包括了哪些工资组成,包括基本工资多少、福利报酬多少及考勤考核多少?显然,被申请人未合意给予申请人薪资4千元,双方这个薪酬无从谈起。而申请人如作为一名劳动者,对不能确定工资待遇的工作怎么能自行确定已与被申请人谈妥了劳动起始时间和劳动关系了呢?同时,根据申请人提供的证据申请人自认其老板是个人,其每月已从老板处取得薪酬有5000元或4000元,该事实是本案核心事实,申请人不可能同时取得两份报酬及主张报酬关系都成立:既主张从个人老板处取得报酬,又主张从被申请人公司处取得报酬及报酬关系。因此该事实简单且明了证明了申请人和被申请人公司之间没有劳动合同关系。3.申请人在《劳动仲裁申请书》自述其多次催促被申请人拒绝与其签订书面劳动合同不是事实,申请人未向被申请人申请或催促过与被申请人签订书面劳动合同或按劳动合同要求被申请人支付过劳动对价。本案中,申请人作为接受他人委托为被申请人提供工作,其与他人实际是委托和受托关系,但其同时又主张要与被申请人签订劳动合同并要求被申请人承担全部劳动合同赔偿责任,违背其工作之委托关系和委托宗旨,申请人的各项主张均不能因此成立,请求依法全部驳回。

本委审理查明:申请人于2019年6月19日到被申请人处工作,工作职责是负责行政、人事、财务等工作。被申请人未与申请人签订书面劳动合同。被申请人通过钉钉打卡对申请人进行考勤管理。被申请人通过杨某的名称为蓝色沸点5的支付宝自2019年8月11日至2020年6月10日每月向申请人转账支付工资,其中2019年8月11日数额为500元,其余月份数额4000元,未向申请人支付2020年6月及7月的工资。2020年7月2日,被申请人解除了双方的劳动关系。工作中,杨某作为被申请人的管理人员接收申请人发送的财务工作资料邮件,对申请人的工作进行管理。申请人2020年7月工作2天。

被申请人于2019年6月19日经市场监督管理部门登记注册成立。

以上所认定的事实,有申请人提交的《海南某科技有限公司企业机读档案登记资料》、《海南某科技有限公司工商档案登记资料》、《钉钉打卡记录》、《支付宝转账支付截屏》、《关于网站备案及管理的授权书》、《网站备案信息真实性核验单》、《<物联网业务服务协议>的补充协议》、《购方开票信息》、《变更税务登记表》、《电子邮件往来截屏》、《微信聊天截屏》及庭审笔录为证。

本委认为:一、关于劳动关系。被申请人否认其与申请人之间存在劳动关系,但认可申请人自2019年6月19日至2020年7月2日期间为其提供劳动,申请人提交的《关于网站备案及管理的授权书》《网站备案信息真实性核验单》《<物联网业务服务协议>的补充协议》《购方开票信息》《变更税务登记表》等证据亦证实申请人为被申请人提供劳动。被申请人否认其向申请人支付过劳动报酬,但申请人提供的《支付宝转账支付截屏》证实杨某自2019年8月至2020年6月每月向申请人支付工资报酬,而申请人提供的《电子邮件往来截屏》证实杨某接收申请人的财务工作资料,对申请人的工作进行管理,故本委认定杨某为被申请人的管理人员,被申请人向申请人支付了自2019年7月至2020年5月期间的工资报酬。申请人提供的《钉钉打卡记录》证实被申请人对申请人进行考勤管理。被申请人与申请人的关系符合原劳动部《关于确立劳动关系有关事项的通知》第一条的规定,应为劳动关系,故本委对被申请人关于申请人与其不存在劳动关系的主张不予采信,确认申请人与被申请人自2019年6月19日至2020年7月2日期间存在劳动关系。

二、关于二倍工资差额。人事工作是申请人在被申请人处的工作职责之一。申请人的职责要求其要建立人事管理制度、提醒单位与包括其在内的员工签订书面劳动合同。申请人未提供其提醒被申请人与其签订书面劳动合同及被申请人拒绝与其签订书面劳动合同的证据,应认定申请人未履行好人事管理职责,提醒被申请人与其签订书面劳动合同,被申请人未与其签订书面劳动合同的责任应由其承担。故对申请人要求被申请人向其支付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双倍工资差额4400元的请求,本委不予支持。

三、关于工资。《劳动合同法》第三十条第一款规定,用人单位应当按照劳动合同约定和国家规定,向劳动者及时足额支付劳动报酬。被申请人未向申请人支付2020年6月及7月的工资,违反了上述法律规定,应予以支付。申请人2020年7月工资为367元(4000元÷21.75元×2天=367元),被申请人应向申请人支付2020年6月1日至2020年7月2日期间工资4367元。故申请人要求被申请人支付其2020年6月1日至2020年7月2日期间工资4348元的请求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本委予以支持。

四、关于赔偿金。《劳动合同法》第八十七条的规定,用人单位违反本法规定解除或终止劳动合同的,应当依照本法第四十七条的规定的经济补偿标准的二倍向劳动者支付赔偿金。本案中,被申请人否认其与申请人的劳动关系,于2020年7月2日解除了其与申请人的劳动关系。被申请人未提供证明其解除其与申请人的劳动关系系合法解除的证据,应承担不利后果,故本委认定其解除其与申请人劳动关系的行为为违法解除,依法应向申请人支付赔偿金。根据《劳动合同法》第四十七条的规定,申请人在被申请人处工作1年零13天,工资为4000元/月,被申请人应向申请人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赔偿金12000元(4000元/月×1.5月×2=12000元)。故申请人要求被申请人支付其违法解除劳动关系的赔偿金12000元的请求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本委予以支持。

五、关于社会保险费。《海南省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办案规则》笫四条第三项、第四项的规定,劳动者与用人单位之间因缴纳社会保险费、住房公积金发生的争议,不作为劳动人事争议处理。故申请人要求被申请人为其补缴2019年6月19日至2020年7月2日期间的社会保险和公积金的请求,不作为劳动人事争议处理,本委不予处理。

六、关于出具解除劳动关系的证明。《劳动合同法》第五十条规定,用人单位应当在解除或者终止劳动合同时出具解除或者终止劳动合同的证明,并在十五日内为劳动者办理档案和社会保险关系转移手续。本案中,被申请人解除了其与申请人的劳动关系,依法应向申请人出具解除劳动关系的证明。故申请人要求被申请人向申请人出具解除或终止劳动关系的书面证明的请求,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本委予以支持。

鉴于以上事实和理由,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三十条、第四十七条、第五十条、第八十二条、第八十七条,《海南省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办案规则》第四条第三项、第四项之规定,裁决如下:

一、确认申请人薛某与被申请人海南某科技有限公司自2019年6月19日至2020年7月2日期间存在劳动关系;

二、被申请人海南某科技有限公司于本裁决书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申请人薛某支付2020年6月1日至2020年7月2日期间工资4348元;

三、被申请人海南某科技有限公司于本裁决书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申请人薛某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关系的赔偿金12000元;

四、被申请人海南某科技有限公司于本裁决书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申请人薛某出具解除或终止劳动关系的证明;

五、驳回申请人薛某的其他仲裁请求。

如不服本裁决,双方可自收到本裁决书之日起十五日内向人民法院起诉;期满双方当事人均不起诉的,本裁决书发生法律效力。

首席仲裁员:张高扬

仲裁员:谭高昆

仲裁员:吴   冰

      二0二0年九月二十三日

书记员:周娜



行业动态

Law

人社部于2021年11月10日以人社部令第45号公布《拖欠农民工工资失信联合惩戒对象名单管理暂行办法》,该办法将于2022年1月1日开始施行,全文如下:

拖欠农民工工资失信联合惩戒对象名单管理暂行办法

(2021年11月10日人社部令第45号公布 自2022年1月1日起施行)


第一条 为了维护劳动者合法权益,完善失信约束机制,加强信用监管,规范拖欠农民工工资失信联合惩戒对象名单(以下简称失信联合惩戒名单)管理工作,根据《保障农民工工资支付条例》等有关规定,制定本办法。

第二条 人力资源社会保障行政部门实施列入失信联合惩戒名单、公开信息、信用修复等管理活动,适用本办法。

第三条 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负责组织、指导全国失信联合惩戒名单管理工作。

县级以上地方人力资源社会保障行政部门依据行政执法管辖权限,负责失信联合惩戒名单管理的具体实施工作。

第四条 失信联合惩戒名单管理实行“谁执法、谁认定、谁负责”,遵循依法依规、客观公正、公开透明、动态管理的原则。

实施失信联合惩戒名单管理,应当依法依规加强信用信息安全和个人信息保护。人力资源社会保障行政部门及其工作人员对实施失信联合惩戒名单管理过程中知悉的国家秘密、商业秘密、个人隐私,应当依法依规予以保密。

第五条 用人单位拖欠农民工工资,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经人力资源社会保障行政部门依法责令限期支付工资,逾期未支付的,人力资源社会保障行政部门应当作出列入决定,将该用人单位及其法定代表人或者主要负责人、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以下简称当事人)列入失信联合惩戒名单:

(一)克扣、无故拖欠农民工工资达到认定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数额标准的;

(二)因拖欠农民工工资违法行为引发群体性事件、极端事件造成严重不良社会影响的。

第六条 人力资源社会保障行政部门在作出列入决定前,应当告知当事人拟列入失信联合惩戒名单的事由、依据、提出异议等依法享有的权利和本办法第七条可以不予列入失信联合惩戒名单的规定。

当事人自收到告知之日起5个工作日内,可以向人力资源社会保障行政部门提出异议。对异议期内提出的异议,人力资源社会保障行政部门应当自收到异议之日起5个工作日内予以核实,并将结果告知当事人。

第七条 用人单位在人力资源社会保障行政部门作出列入决定前,已经改正拖欠农民工工资违法行为,且作出不再拖欠农民工工资书面信用承诺的,可以不予列入失信联合惩戒名单。

第八条 人力资源社会保障行政部门应当自责令限期支付工资文书指定期限届满之日起20个工作日内作出列入决定。情况复杂的,经人力资源社会保障行政部门负责人批准,可以延长20个工作日。

人力资源社会保障行政部门作出列入决定,应当制作列入决定书。列入决定书应当载明列入事由、列入依据、联合惩戒措施提示、提前移出条件和程序、救济措施等,并按照有关规定交付或者送达当事人。

第九条 作出列入决定的人力资源社会保障行政部门应当按照政府信息公开等有关规定,通过本部门门户网站和其他指定的网站公开失信联合惩戒名单。

第十条 作出列入决定的人力资源社会保障行政部门应当按照有关规定,将失信联合惩戒名单信息共享至同级信用信息共享平台,供相关部门作为在各自职责范围内按照《保障农民工工资支付条例》等有关规定,对被列入失信联合惩戒名单的当事人实施联合惩戒的依据。

对被列入失信联合惩戒名单的当事人,由相关部门在政府资金支持、政府采购、招投标、融资贷款、市场准入、税收优惠、评优评先、交通出行等方面依法依规予以限制。

第十一条 当事人被列入失信联合惩戒名单的期限为3年,自人力资源社会保障行政部门作出列入决定之日起计算。

第十二条 用人单位同时符合下列条件的,可以向作出列入决定的人力资源社会保障行政部门申请提前移出失信联合惩戒名单:

(一)已经改正拖欠农民工工资违法行为的;

(二)自改正之日起被列入失信联合惩戒名单满6个月的;

(三)作出不再拖欠农民工工资书面信用承诺的。

第十三条 用人单位符合本办法第十二条规定条件,但是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不得提前移出失信联合惩戒名单:

(一)列入失信联合惩戒名单期限内再次发生拖欠农民工工资违法行为的;

(二)因涉嫌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犯罪正在刑事诉讼期间或者已经被追究刑事责任的;

(三)法律、法规和党中央、国务院政策文件规定的其他情形。

第十四条 用人单位申请提前移出失信联合惩戒名单,应当提交书面申请、已经改正拖欠农民工工资违法行为的证据和不再拖欠农民工工资书面信用承诺。

人力资源社会保障行政部门应当自收到用人单位提前移出失信联合惩戒名单申请之日起15个工作日内予以核实,决定是否准予提前移出,制作决定书并按照有关规定交付或者送达用人单位。不予提前移出的,应当说明理由。

人力资源社会保障行政部门准予用人单位提前移出失信联合惩戒名单的,应当将该用人单位的其他当事人一并提前移出失信联合惩戒名单。

第十五条 申请提前移出的用人单位故意隐瞒真实情况、提供虚假资料,情节严重的,由作出提前移出决定的人力资源社会保障行政部门撤销提前移出决定,恢复列入状态。列入的起止时间重新计算。

第十六条 列入决定所依据的责令限期支付工资文书被依法撤销的,作出列入决定的人力资源社会保障行政部门应当撤销列入决定。

第十七条 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作出列入决定的人力资源社会保障行政部门应当于10个工作日内将当事人移出失信联合惩戒名单,在本部门门户网站停止公开相关信息,并告知第九条规定的有关网站:

(一)当事人被列入失信联合惩戒名单期限届满的;

(二)人力资源社会保障行政部门决定提前移出失信联合惩戒名单的;

(三)列入决定被依法撤销的。

当事人被移出失信联合惩戒名单的,人力资源社会保障行政部门应当及时将移出信息共享至同级信用信息共享平台,相关部门联合惩戒措施按照规定终止。

第十八条 当事人对列入失信联合惩戒名单决定或者不予提前移出失信联合惩戒名单决定不服的,可以依法申请行政复议或者提起行政诉讼。

第十九条 人力资源社会保障行政部门工作人员在实施失信联合惩戒名单管理过程中,滥用职权、玩忽职守、徇私舞弊的,依法依规给予处分;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第二十条 本办法自2022年1月1日起施行。




咨询电话:0898-68568186
投诉电话:0898-68568562
地址:海口市美兰区国兴大道11号国瑞大厦B座西塔38楼